koikoi
可盐可甜

不赶什么浪潮 也不搭什么船 我自己有海
 

《【瑜昉】一生何求 番外4》



@暮鼓晨钟 姑娘的点梗
# 治愈一下大家的周一






某一次,黄景瑜回国拍戏,尹昉也跟着一起回来了。

不是去剧组做陪同家属,而是刚好有一场朋友舞蹈表演要参加,一早就约好了日期,两个人的行程恰好扣合得严丝合缝。

所以剧组里,黄景瑜的日常就是睡醒视频通话,午饭视频通话,休息视频通话,晚安视频通话。

而且还不是简单的问候和聊天,每次黄景瑜的表情都要比剧里边对着女主角的还要黏人和腻歪,简直要把人甜掉牙。

小韩深深地叹了口气,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再去机场接人,直接离职不就好了,也省得天天在这儿吃狗粮。


这次的剧本是一场民国戏,黄景瑜扮演一位爱国少帅,为国为民鞠躬尽瘁,最后看透纷争,选择了正确的大本营。

于是,日常的装扮都是一身黄绿色的军装,皮带一系,长靴一蹬,炫酷无比。

有一天刚刚下戏,黄景瑜连衣服都没有换,直接给尹昉打过去了电话,但却被对方给挂断了。

黄景瑜莫名其妙,等了五分钟又打过去,又一次被摁断。

可能还在排练吧,黄景瑜这么想,走到一边去扒拉了两口盒饭,等着是不是需要补镜头。

可等他补完镜头回来,再次打了电话,还是被摁断。

黄景瑜有点急了,尹昉从来不会这样,至少会在休息时间给他发条微信。

打电话过去响到了自动挂断还没有被接起来,黄景瑜第一想法就是赶紧联系他的朋友。

可通讯录里翻了一遍,却没有发现能知道尹昉现在位置的人。

最后好不容易从微信的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了一个姑娘,还是当年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加的。

那边很快回了他,说是去问问。

黄景瑜脱了戏服,返回酒店,一路上一直不断地在打电话,却都没有接通。

等进了房间大门,突然听到了屋里有动静,黄景瑜还以为是先回来的小韩。

“小韩,你赶紧给昉儿打电话!他什么情——”

尹昉头发滴着水,拿着手机,站在房间中央看着他。

“卧槽。”黄景瑜一个箭步冲过去,把人抱住,肩膀上被水渍湿了一块,“吓死我了。”

尹昉反手拍拍他:“我这么大人了,能有什么事?”

黄景瑜搂得很紧:“你上次没接我电话不就出事了。”

尹昉好笑:“上次是我停车帮着打急救电话好吗?”

黄景瑜摇头:“反正吓死我了。”


晚上是尹昉去酒店后厨借的炊具做的饭,黄景瑜足足吃了两碗米,然后拍拍肚子:“完了,明天的腰带要往外挪两个眼儿。”

尹昉踢了踢他的腿:“去把东西给人家还回去。”

黄景瑜不想走,打电话叫了小韩过来。

小韩手里捧着一堆碗筷盘碟,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我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。


过了两天,尹昉参加的舞蹈开演。

在他上台之前,黄景瑜在电话里跟他直哼哼。

“怎么办啊,还要拍戏,我想去,恨不得打飞的过去!”

尹昉安慰他:“你好好拍戏,大不了我回头单独给你跳一遍。”

黄景瑜这才作罢,一边点头一边威胁:“我可记在备忘录上了啊!”


舞蹈表演,连着三天,每天一场,场场爆满。

最后的谢幕时,总能听到整齐划一的口号声——“尹昉尹昉,势不可挡!”

尹昉每次都笑着跟大家挥挥手,打个招呼。


最后一场又多加了一个小彩蛋,最后所有的主创人员都坐在台子上,跟观众们唠唠嗑聊聊天。

快接近尾声的时候,尹昉拿到了话筒。

他先是谈了两句这次准备过程中的感受,然后感谢了一下来观看表演的大家,最后慢悠悠地指了指二楼角落里的一个人。

“那位戴着黑色棒球帽,穿军绿色帽衫的先生——对,就是你——不要扭头了,真的是你——嗯,上台谈一下观后感吧。”

大家都在小声议论着到底是哪个幸运儿,居然能被尹老师点名。

等到男人走上台,盘腿坐在尹昉身边,然后被尹昉一下摘掉帽子,露出全脸的时候,全场沸腾。

黄景瑜接过话筒,有点无奈:“我都穿成这样了,怎么还被认出来了。”

尹昉笑他,凑过来用黄景瑜手里的话筒:“你穿成一只熊我也认得出来。”

全场的女孩们在尖叫,台上的舞蹈演员也都掩着嘴偷笑。

黄景瑜装模作样叹了口气摇摇头:“这可怎么办,看来尹老师是把我刻在心尖记在眼底了啊。”

台下一片呐喊——“对!”

尹昉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掐了一下黄景瑜的后腰:“这些话回家说,现在要批评一下。”

黄景瑜的手背到后边去捉住了尹昉作乱的手,然后握到手心里带到前边来。

“那我可实话实说,不许生气啊。”

尹昉点头:“没事,说得不好回去收拾你。”

黄景瑜两颗小虎牙在追光灯的照射下反着光。

“其实吧,跟尹老师在一起这么多年,我也还是不怎么能欣赏得来舞蹈这种表演形式,我觉得我最大的支持可能就是看完了全场不打瞌睡吧——”

全场笑他,尹昉用另一只手打了一下黄景瑜的腿。

黄景瑜接着说:“可是吧,这次的表演中有一样,我特别能欣赏得来,而且怎么看也看不够,恨不得天天都见,时时都看,分秒不落,你们知道是——”

全场大喊——“尹老师!”

黄景瑜满意点头:“对,但其实我也见得挺多的——反正比你们多,但就是看不够,我就特别想问问尹老师,你是不是有那个什么游戏里的超能力啊,绝对吸引那种。”

尹昉摇头,抢过来了话筒:“不正经说的就是你。”

黄景瑜笑着搂过来尹昉的肩膀,凑到他嘴边就着话筒说话:“我现在很正经啊,不正经的时候只有你见过嘛。”

台下鬼哭狼嚎一片,嚷嚷着今天是个什么虐狗的日子。

尹昉叹了口气,就知道黄景瑜说不出来什么有层次的东西,白叫他上来了。

但黄景瑜偏偏还不自知,拉着尹昉的手用话筒,声音还特别大——“尹昉尹昉!”

台下立马响应——“势不可挡!”

黄景瑜得意,又接着喊——“尹昉尹昉!”

“势不可挡!”

声音简直要掀翻小剧场的房顶,甚至台上的朋友们也加入了呐喊的行列。

尹昉很无奈,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简单地聊个天就结束了,现在搞成这样,回去是要让黄景瑜见识一下自己收拾人时候的势不可挡。



晚上。

宾馆房间里。

喘息声渐渐加粗。

黄景瑜叼着尹昉的嘴唇,嘬出来一声水声。

然后伏在尹昉耳边,声音低沉。


“尹老师,还是我比较势不可挡吧。”









(深叹一口气,你们是有多信任我

(能甜着不发刀子已经很不错了,居然还开车

(驾校都没毕业,怎么上路啊


总忘打广告啊:一生何求正文

 
 
评论(73)
热度(837)
© koikoi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