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ikoi
可盐可甜

不赶什么浪潮 也不搭什么船 我自己有海
 

《【瑜昉】向往的生活》



# 画饼




/1

“叮——”

蘑菇屋里电话响起,大华一个飞扑过去。

“你好。”

“喂,是蘑菇屋吗?”

大华操着一口不怎么流利的中文:“是,请问是要点菜吗?”

“是啊,点个锅包肉——”

大华拿笔拿本子记:“等等!郭抱又是什么?”

电话那头好像很无奈:“锅,大铁锅的铁啊不是,大铁锅的锅。包,抱一抱的包,啊?不是?”

电话线那端好像在争论是哪个字,大华敏锐地抓到了线索。

“你们是两个人吗?”

“别打岔!包菜的包,又——不对,让你给我整跑偏了,肉,猪肉牛肉鸡鸭鱼肉那个肉。”

大华一个字一个字记下:“还要点什么吗?”

“还有剁椒鱼头,蒜香小龙虾。”

大华非常艰难地记下了菜名,然后拿出去给黄老师看。

黄老师跟何老师逗着笑:“刚好,等这人来了,让彭彭领着去地里抓小龙虾去。”


另一边。

尹昉在车里问黄景瑜:“是不是点得太多了?”

黄景瑜撇撇嘴:“据说一去就让干活,肯定得多吃点啊。”

尹昉点点头,靠在车座椅背上,盯着摄像头看,玩心大起,左动动右挪挪,跟摄像头躲猫猫。

黄景瑜无奈:“昉儿你都多大个人了,幼稚不幼稚。”

尹昉尴尬地摸摸鼻子,重新坐直:“很幼稚吗?”

黄景瑜凑过去揽着尹昉的肩膀冲着摄像头比了个耶:“陪你幼稚。”

尹昉看黄景瑜:“哎,说真的,这种真人秀我没参加过,都怎么弄啊?”

黄景瑜想想自己前两天还被一群小孩子搞得头大,伸了个懒腰:“就顺其自然,不要准备,不要抗拒。”

尹昉缓缓点头:“行吧。”

“没事儿。”黄景瑜一拍尹昉肩膀,“还是老样子,有啥搞不定的就找我。”



/2

午后,车子开到山脚下,两个人拉着两个行李箱往山上走。

黄景瑜还跟路边的骑电动三轮车的大姐打招呼,搞得尹昉也在旁边陪着笑。

等人走过去,尹昉道:“你认识?”

“不认识啊。”

“那你就打招呼?”

黄景瑜拉过来尹昉的箱子,帮他推着:“嗨,嘴甜点没坏处,万一用得着呢。”


等到了门口,又起了分歧。

尹昉说:“敲敲门吧。”

黄景瑜觉得:“敲了也没人开啊,自力更生呗。”

但最后还是听了尹昉的话,超级小声装模作样地轻轻拍了两下。

“开——门——”

用的还是气声,自然不会有人来。

尹昉被他气得笑:“推推推,赶紧推。”

门一打开,刚好碰到何老师在院子里逗小H,两人赶快上前去打招呼。

何老师愣了一下,然后赶紧叫黄老师:“快来快来!狙击手和观察员来了!”



/3

两个人放了行李,都换成宽大的短袖下楼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。

大华看着黄景瑜的个子,好生羡慕。

“诶,你,你多高?”

黄景瑜挺了挺胸,收了收腹:“一八七。”

大华眼睛瞪大:“哇!那你多大?”

尹昉替他回答:“他九二的。”

大华眼睛瞪得更大:“一九九二年?”

黄景瑜点头,看着大华叫来彭彭:“弟,他就比你大两岁,比你高半头诶。”

彭彭很无奈:“哥,可是他比你小三岁,也比你高半头诶。”

大华直摆手:“嗨,别说这个嘛!”

何老师又凑过来,玩着关于尹昉年龄的老梗,反正上次王嘉尔也猜错了。

“大华,你猜尹老师多大。”

彭彭摸着下巴:“都叫老师了,那肯定不小。”

“欸。”大华示意他不要着急,“肯定又在诈我们了。我猜——二十了有没有?”

黄景瑜好笑:“没有。”

“啊?”大华吃惊,“才十八吗?”

“不是。”尹昉笑着打断。

“天哪,你没成年吗?!”彭彭只差惊呼了,“那还能演红海行动,真是厉害了。”

尹昉穿着自己的鹅绿色短袖,军绿色工装裤,倒是的确看起来像个大学生。

“我三十一了!”两次节目都被人玩年龄梗,尹昉表示难以置信,“比你们都大。”

彭彭戳了戳大华的腰:“哥,你要管他叫哥了。”



/3

黄老师问:“你俩谁点的小龙虾啊?”

“我——”黄景瑜举手,“给昉儿点的。”

何老师在一边酸:“哎呦,感情好得唷,甜掉牙了。”

黄老师摆手:“这不重要,反正你们得去现抓,底下那地里就有。”


黄景瑜帮尹昉穿上了那种橡胶的背带裤,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,在旁边直笑。

尹昉穿着这种衣服活动不便,抬脚去踢他:“很好笑吗?!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黄景瑜两颗小虎牙特别明显,“就是想起来庆功宴的时候你也穿的背带裤。”

尹昉看了看镜子:“你笑了我一个晚上还没笑够吗?”

黄景瑜站在他身后,脸上带着笑意:“我发现我上一次大笑和这一次大笑都是因为你。”

尹昉看着镜子里的他:“那你对我好点儿,不然你的生活多没意思。”

黄景瑜把下巴放在尹昉肩膀上,然后趁着尹昉的脖子和脑袋挡着房顶墙角的摄像头,偏头亲了一口。

“对啊,你能把生活点亮。”

尹昉拍拍他的脑袋:“我不只能点亮,还能扑灭呢。”


两人一出门,大华就发现了端倪。

“现在已经有蚊子了吗?”

彭彭环顾了一下四周:“没有吧。”

大华指着尹昉脖子上的一点红:“那怎么还被咬了呢?”



/4

下到泥地里,尹昉才发现自己穿的这个裤子有多么的不方便。

相比之下,旁边大华和彭彭简直是健步如飞,就连第一次卷裤筒下地的黄景瑜都比他快。

尹昉深陷泥中,无法自拔,每走一步都要耗费极大的能量,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,听着前边三个人一会儿“我抓到一只”、“我也抓到了”、“这只真大嘿”,只能干着急。

“黄景瑜!”

黄景瑜听见尹昉叫他,一扭头就看见人站在泥地中间,拔腿拔不出来,赶快过去营救,一边走还一边说。

“紫霞你别急!至尊宝踏着七彩祥云来救你啦!”

彭彭一个爆笑:“你确定踏的不是一片烂泥吗?”

大华数落他:“你懂什么,这叫romantic。”


在黄景瑜的帮助下,尹昉终于成功抵达目标任务地,索性也把橡胶裤给脱了,赤着脚踩在地里,一起抓小龙虾。

一个不经意,居然抓到了一条长长的鱼。

黄景瑜赶紧喊:“蛇!扔掉扔掉!”

尹昉看他:“没见过啊,这是黄鳝。”

彭彭一听这两个字,耳朵支棱了起来:“我天,牛逼,我们当初抓了一个下午都没抓到。”


抓了半笼小龙虾,四个人收拾收拾返回蘑菇屋了。

因为尹昉来的时候穿着橡胶背带裤,没有穿鞋,现在就非常尴尬。

黄景瑜要把自己的拖鞋给他,但尹昉说什么也不要,说他之后还有行程,万一受伤就不好了。

黄景瑜一摊手:“那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

然后一手挡在尹昉后背,一手放在他的腿弯,猛一发力,抱了起来。

大华看着两个人的背影,勾着彭彭的肩膀:“弟,咱俩也来一个?”

彭彭一脸拒绝:“算了算了。”



/5

何老师黄老师刚好到村里去买了个鱼头,也刚回来,六个大男人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。

尹昉在水池边洗鱼头,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左左右右,拿着个小刷子刷得干净。

黄景瑜在旁边眦着牙看,看着看着打了个颤,把尹昉吓了一跳。

“你干嘛?”

黄景瑜皱着脸:“不觉得难受吗?”

尹昉:“你想想一会儿就进肚子里了,就不难受了。”

然后从旁边的盆里捞出来洗好的辣椒:“去切去,别切哭了。”

黄景瑜满脸不服气:“拍完红海我就从切墩进化成大厨了好吗?区区几个辣椒,难得倒我?”

两分钟后,黄景瑜满眼通红:“尹昉你从哪儿买的辣椒!太辣了吧!”

尹昉擦干净手走过去,扳着黄景瑜的后脑勺,让他低下头来,给他看看眼睛,然后小声问他。

“有我辣吗?”

黄景瑜愣住了,一滴泪珠子没憋住,从眼睛正当中滴了下来。

尹昉捏了捏他的后脖颈,然后出门准备做饭。

黄景瑜在洗手间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一手锤向了大理石的台面。

怎么就没趁着这间难得没有摄像头的屋子做点儿别的事呢!


院子里,何老师、大华和彭彭在和小H小O玩球,黄景瑜坐在彩灯旁边看,一边看一边愣。

冷不丁听见尹昉的声音:“让景瑜试试啊,他个儿高,跑得快。”

黄景瑜:“啥?”

两分钟后,黄景瑜就和彭彭小H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莫名其妙地就开始追一个球,最后还输了。

彭彭拿着网球嘚瑟:“我就说了没人玩得过我。”

大华拆穿他:“之前巴图来了你就输了。”

彭彭瞪他:“我不要面子的啊。”



/6

尹昉溜达到厨房去,黄老师正在做小龙虾,扑鼻的辣。

尹昉:“要帮忙吗?”

黄老师看了他一眼:“会做饭是吧?”

“会一点。”尹昉很谦虚,“反正朋友都说很好吃。”

“那你去外边坐个锅,把剁椒鱼头给做了吧。”

尹昉掂了口锅出去,招呼黄景瑜:“过来帮我点火。”

黄景瑜忙了一头汗,还是没能把火生起来,一点点小火苗,可怜巴巴地呆在土灶底下。

彭彭看不过去,过来帮忙捣鼓了一下,火势一下就起来了。

尹昉也没说话, 就是看了他一眼。

黄景瑜撇嘴:“我会摇煤气罐!木头生火这题超范畴了!”

尹昉在锅里放了水,拿了个蒸屉,鱼头对半劈开,上边撒了拌好的剁椒,上火开始蒸。

屋里黄老师让大华端出来了一盆小龙虾,刺激得人直流口水,黄景瑜咂咂嘴,满脸透露着想吃。

大华彭彭怂恿他:“吃一个呗。”

黄景瑜摇头:“不行不行。”

彭彭:“没事啊,你是客人啊。”

黄景瑜想伸手,又看了看一边看火的尹昉,咽了咽口水:“还是算了。”

毕竟菜没上齐就动筷子是老艺术家最忌讳的事情。



/7

饭后。

尹昉本来就厚的嘴唇因为吃完辣变得更红更肿,捂着嘴在一边听大家聊天。

黄景瑜从房间里出来,递给他一个塑料袋。

尹昉接过,冰冰凉凉的,是一袋冰块。

黄景瑜坐在他旁边:“知道你一吃辣就不行,中午一来就冻上了。”

何老师在旁边笑:“关系真的好哟。”

大华搂着彭彭肩膀:“对!就跟我们兄弟一样!”

然后朝着彭彭伸出手掌:“来!Give me five!我们是默契兄弟!”


黄老师拍着肚子:“尹昉这剁椒调得不错,回头跟我说说怎么弄的。”

尹昉点头:“好好好。”

红肿的嘴唇因为冰块的降温而舒服了不少。

黄景瑜一拍小腿:“感觉有蚊子啊。”

何老师来了精神:“真的吗?”

彭彭会意:“对,蚊子特别多!”

何老师拿出来一个小瓶子:“这个时候就要用我们的龙虎滚珠风油精——”



/8

但蚊子还是太多,最终六个人转战室内,坐在席子上纯聊天。

但这个时候,就要走些感情戏份了。

何老师清清嗓子:“景瑜,上次你们俩上完拜托了冰箱之后这个cp就火了嘛,感觉有没有什么变化?”

“变化?”黄景瑜盘腿坐着,挠着腿上被蚊子咬出来的七个大包,“没啥变化啊,顶多就是大家知道我没冰箱,一到北京就死乞白赖住尹昉那儿嘛。”

尹昉拍了下他的手:“别挠了,留疤。”

黄老师跟何老师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何老师:“那尹昉去上海的时候是不是住你那儿啊?”

黄景瑜摇头:“他都不出北京,一出北京就失去了能量来源,瞬间衰老。”

尹昉本来正给他涂风油精,闻言把小瓶子往黄景瑜手里一摔:“自己涂!”

黄景瑜自己扒拉着,异常艰难地抹着:“反正他都住宾馆。”

尹昉解释:“主要是他那屋里东西太多,我看不下去。”

黄老师点头:“对,处女座都是这样。”

黄景瑜小声嘟囔:“我觉得是住宾馆不用洗床单啊。”


何老师继续发问:“感觉拍完红海行动之后,你被尹昉带走不少啊。”

“啊?”黄景瑜懵,“带走什么?”

何老师形容:“就是,什么丰富啊,点亮生活啊,诸如此类的。”

尹昉点头肯定:“对,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哪儿这么文艺,还点亮生活,怎么不说我点亮心灵呢。”

黄景瑜想了想:“也对啊,那我换一个说法——尹老师点亮了我的心灵,让我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既单纯又丰富的人,开拓了我的视野,让我看到——”

尹昉丢过去一个抱枕:“滚!”



/9

聊到深夜,蘑菇屋主人们睡了一间屋,黄景瑜和尹昉自然住另一间客房。

大华走进来:“知道吗,晚上会有东西跑出来诶。”

黄景瑜随手抓了个枕头砸过去:“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,你上过北鼻我也上过啊!”

大华一把抓住枕头,站在门口喊:“你们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哦,我们摄影机会拍到的!”

黄景瑜跟他呛:“我们就算做了,你们也不敢播的!”

尹昉把头蒙在了被子里,思考自己怎么会答应和黄景瑜来上这么一个节目。

然后感觉到有个热源在朝他靠近,掀开被子一看,果然是黄景瑜。

“你干嘛?!”

黄景瑜一脸无辜:“我把枕头扔出去了。”

尹昉默默无语地分出来了自己的一半枕头,感受到黄景瑜躺了过来,鼻息喷在他脸上。

“又干嘛?!”

这次是气声。

“嘘。”黄景瑜把食指放在嘴唇中央,“别说话就没人知道了。”




/10

第二天一早。

尹昉的老年人作息上阵,第一个就爬起了床,到厨房东看看西找找,搜寻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做早饭的东西。

还没有成功地翻箱倒柜出来,何老师也起来了。

“找什么?”

“啊?”尹昉站直,“做早饭啊。”

何老师一笑:“不用,我们有江中猴姑米稀呀!”

“哦……”尹昉还是没能适应这种直球式的广告。

何老师帮尹昉冲了一杯,给他加了点蜂蜜。

尹昉端着纸杯就上了楼,黄景瑜果然已经醒了,坐在床上发呆。

尹昉把纸杯递过去:“喏,加蜂蜜的。”

黄景瑜接过来,喝了一口,面无表情地咂咂嘴,一头乱毛,后知后觉。

“你喝了吗?”

“没,我再去冲一杯。”

“别啊。”黄景瑜拽着尹昉的手腕,“尝尝。”

尹昉拗不过他,喝了一口。

“怎么样?”

尹昉想了想:“我去冲杯红枣的试试看。”



/11

上午没什么事情干,最后一期节目了,也不会再有嘉宾来。

何老师有点伤感:“眨眼之间,一季节目又结束了。”

黄老师点头:“是啊,感觉就来做了几顿饭,就没了。”

彭彭:“对啊,就来吃了几顿饭,就没了。”

大华看看他:“弟,你不止吃了几顿饭好吗,吃了几十顿。”

彭彭害羞:“哎呀,不要说出来。”


黄景瑜看着他们四个,跟尹昉说话:“你说他们这心情,是不是就跟咱当初拍完红海一样?”

尹昉看了看呆呆愣愣的四个人:“但他们还有下一季呢。”

黄景瑜点头:“也是,估计红海真拍了电视剧,也没咱俩啥事儿了。”


于是六个人一起和彩灯并排,思考着人生。



/12

节目录制的最后。

黄景瑜跟尹昉一块到地里去种下了他俩的种子。

尹昉种了棵大白菜。

黄景瑜种了棵白萝卜。

尹昉问他:“你刚刚不还说要跟我种同一个东西。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黄景瑜直起腰来,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反正总得爱咱俩中的一个。”

航拍机在天上嗡嗡嗡飞远了,给他俩切了个远景。

摄影老师也没跟上来,在路上站着。

黄景瑜凑近跟尹昉咬耳朵:“然后咱俩还互相爱着,四舍五入等于爱了一对儿,多好。”


尹昉被他逗笑:“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种没什么事天天做饭吃饭的生活。”

黄景瑜伸了个懒腰:“对啊,一开工就累,还失眠。”

尹昉帮他整了整衣服,差点露出腹肌来。

“那这次也算是过了几天向往的生活。”

黄景瑜偏头看着他,叹了口气。

尹昉:“怎么?”

“我早就过上向往的生活了。”

黄景瑜突然靠近,在尹昉左眼皮上亲了一口,刚好在那颗小痣上。


“从咱俩在一起的那天开始。”









(我真的更喜欢写现实向的瑜昉

 
 
评论(40)
热度(719)
© koikoi/Powered by LOFTER